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谍报风云》第十章救童侠发现人被抓免费阅读

《谍报风云》第十章救童侠发现人被抓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11-05 17:01 作者:马文

免费提供谍报风云第十章救童侠发现人被抓的全文阅读,了空点点头说:“如佛无碍智,所行慈悯行。给女孩子松绑。”......

事情还得从一次任务说起。

蝙蝠侠和赛云长按照抗联领导的安排,去抓一个俘虏。因为地下党透露,敌人准备从水路上用拖船拉一批武器弹药,但由于上次弹药库被炸,敌人分外小心,什么时候运?走哪条水路?敌人的军力布暑等都严守秘密。要在水路上劫这批军火,这些必须掌握。所以刘司令决定抓一个俘虏,看能否挖出些情况。有消息说,特工队到北山口打探情况,准备进行下次大扫荡,刘司令派武艺高强的蝙蝠侠和赛云长见机行事,去抓个特工队的人员。

靠近公路的深沟里,长满灌木和野草,黑暗、潮湿、闷热,蝙蝠侠和赛云长一动不动的潜伏着。透过草丛,他们看到公路上飞弛过来一辆汽车,车上载着全副武装的敌人。

曹如兰皱着眉说:“看来在这里抓俘虏根本不可能。”

赛云长王云飞发起愁来说:“莫非该咱俩丢人。”

“别泄气。”蝙蝠侠鼓励他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赛云长觉得自己太没信心了,忙补充说:“奶奶的,抓不住俘虏,我誓不还朝!”

“走!”蝙蝠侠说:“咱们从山上观察一下,看从哪里下手更有利。”于是他们在深一脚,浅一脚地沿着坎坷不平的山石上跑起来。走惯了山路的他们,穿山越岭如履平地,离远了看,像半空中两只飞燕。有时钻进树林,左躲右闪地跑着,有时在空旷的乱石堆里蹦蹦跳跳地往前窜,终于在一片枣树林里停下。这片枣树林不高,但很茂密,从这里可以看到很远的村庄。

突然他们看到西边一片火焰冲天,明亮的火光把街道、打麦场、老槐树等照得很清楚。很显然,敌人正在烧、杀、抢,老人的哀号、孩子的哭叫、妇女嘶心裂肺的惨叫涌向耳鼓。

在一片嘈杂声中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尖细绝望的哭声,他们仔细听听,是从村东头一间着火的房子里传出的。这房子正好在离他们最近的地方。

一阵恶毒的笑声传来:“咱们中国叫点天灯。”

“太君说了,八路军的女儿应该火葬。”……

蝙蝠侠不自觉地用手抓紧前%的衣服,脸色气得都发白了。

赛云长大骂道:“奶奶的,这些龟孙连畜生都不如!”他眼里冒着火,“啪”的一声打开驳壳枪的机头吼道:“我去和他们拼了!”

蝙蝠侠用胳臂挡了他一下说:“你先等一下,我先摸摸情况,看怎么救出孩子?”她敏捷地跃出枣树林,从离房子最近的一棵榆树背后观察起来:房子在村西头,离别人家的房子有一小段距离。而房前不远处,站着两个伪军,一个是军官,头戴大沿帽,把手枪随随便便挂在左肩上。一个是士兵,把..斜挎在右肩上,枪口向后,摇摇晃晃地正准备走。

事不迟疑,蝙蝠侠向赛云长吹了一声口哨,赛云长轻声跑过来。蝙蝠侠小声说:“你干掉那个士兵,我俘虏那个军官。听着,要干得没声响。抓住俘虏,救出孩子就跑。”两人从伪军侧面扑过去,蝙蝠侠到军官后头,来了个双风贯耳,把他打昏过去。赛云长从背后给士兵来个锁喉,用匕首扎进他的喉咙,**像粮食布袋似的一声不响地倒下。

然后二人跃进屋里,呛人的浓烟扑面而来,只见满屋火和烟,什么也看不清。终于在墙角发现女孩,已奄奄一息,生命垂危。旁边有一男一女两个老人已咽了气。一根带火的椽子斜落在女孩子的左肩上,头发、衣服都被烧焦了。蝙蝠侠抱起孩子就跳出房子,赛云长紧随其后,从房子里蹦出来。后腿刚刚离开房门,只听背后“轰”地一声,房子塌了。

赛云长把那个军官用绳结结实实地捆住,扛在肩上说:“快跑!”蝙蝠侠则抱着昏迷的女孩。

二人又跃入枣树林,深一脚,浅一脚地跑起来。他们跃过深沟,跳过小溪,终于来到一片平坦地方。

赛云长兴奋地说:“这可好了,任务完成了,孩子也救出来了。”

蝙蝠侠则发愁地说:“这孩子不知还有救没救?一分钟也不能耽误,赶快回去抢救她。”

突然,一片火把迎着他们走来,他们赶紧躲在山石后观察:只见一群穿袈杉的和尚押着一个女人走来,愈来愈近,渐渐地,可以看清人脸。他俩几乎同时“啊”了一声。原来被押的人是苦苗。赛云长放下俘虏,举起枪正想射击,被蝙蝠侠拦住。

她说:“一旦打起来,孩子救不了,俘虏说不定也会跑。你看,他们拿的是梭镖、大刀,不像敌人,倒像和尚。他们抓苦苗干什么?看他们往哪里走,再想法救苦苗。”其实她心里也很矛盾,打吧,不仅抓俘虏的任务很难完成,而且还带着一个生命垂危的孩子。不打吧,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志被抓走。她心里经过激烈斗争,终于理智和毅力战胜了冲动。不行,不能打,看他们往哪去?

这时,只听面目娇好的白面和尚说:“离法悟寺不远了。把这个女人交给主持审审,看是不是密探?”蝙蝠侠和赛云长知道苦苗暂时没危险,决定先回队里。

在游击队指挥部里,刘司令摸着他那歇顶,笑眯着鹰眼,高兴地说:“好啊,你们的任务完成得很好,还是个连级军官,这对我们下一步行动很有利。”当蝙蝠侠向他汇报苦苗被法悟寺的和尚押走时,刘司令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法悟寺的和尚抓苦苗干什么?”

高队长也奇怪地说:“苦苗上山薅药草是经常事,怎么这次上山就出事了呢?和尚是诵经念佛的,他们抓苦苗干什么?”

司令员抬起头说:“我们要摸清情况,救出苦苗同志,但不能莽撞,避免伤了苦苗。”他又说:“你们救的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了?”

蝙蝠侠说:“没有生命危险,正救治哩。”

刘司令严肃地说:“据我们向当地党组织了解,这个女孩子叫苗苗,很可能是我们首长的一个女儿,在张庄只有一个新四军首长的孩子,敌人既然说她是八路的孩子,那就是她。她是革命的后代,一定要爱护好她。同时我们要通过组织和他父亲取得联系。当地党组织还告诉我们,这个女孩子虽然只有十岁,但是个抗日的积极分子,是村里的儿童团团长。”接着他讲起女孩子的事迹:

苗苗出生在一个贫苦的雇农家庭,是苦水里泡大的孩子,父母亲都参加了革命队伍,父亲还是部队的一位首长。苗苗现在跟着爷奶在家。由于她从小受父母的影响,懂得许多革命道理。在党组织的培养下,苗苗进步恨快,当上了儿童团团长。她带领村里儿童,站岗、放哨、传送情报、盘查路人、立了不少功。村里召开斗恶霸、批地主,她总是勇敢地站出来,控诉他们的累累罪行。在农忙时,她还组织儿童团给军烈属帮工,给孤寡老人干活。

有一天,苗苗和小朋友边放牛边观察敌情。村外有一片山坡,长着绿油油的青草,中间有红色、黄色的喇叭花,阳光很温暖,苗苗和小朋友边放牛边唱山歌。突然他们发现一队鬼子和伪军从远处走来。原来小鬼子开始进行大扫荡,他们急忙跑回村通知乡亲们转移。大家向南山跑去。敌人到村里一看,空荡荡的没人。他们寻找粮食、财物,不知被藏到什么地方。突然听见山坡上传来放牛娃的歌声。原来苗苗他们怕鬼子到南山搜查,乡亲们会暴露,就想法吸引敌人。况且游击队的叔叔们已经在不远处布置一个包围圈,他们想把敌人引过去。所以放声唱起放牛歌。一个鬼子把苗苗抓过去问:“人,到哪里去了?你的,快说。”苗苗装着害怕说:“我说了,大人会打我。”鬼子说:“你的,别怕,太君会大大的奖励。”并抓出一把糖递给她。她故意高兴地说:“你们跟我来,保证叫你们找到人。”说完带着鬼子向游击队包围圈走去。

走了一会,不见人,鬼子小队长起了疑心说:“你的,八路的,是?”

苗苗大声说:“俺咋会是八路,你没看我这么小,八路咋会要*?前面有个山沟,他们都在那里藏着呢。”

到山沟里,她大声喊:“日本人来了,你们出来吧!”其实是在通知游击队。说完她突然跑进树林里。鬼子来不及抓她,突然枪声大作,手榴弹像下雨似地扔下来。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在山沟里像没头苍蝇似的来回跑,都被打回来。最后全部报销了。

又有一次,县苏维埃主席到村里一户人家办事,被汉奸发现,给鬼子报告,一队鬼子向这家人家走来,情况非常危险。

快到这户人家时,苗苗和几个小朋友边跑边喊道:“快抓住他!向东跑了!”

鬼子一听慌忙向东追去,可追了很远,什么也没抓到。鬼子又折回头到这户人家,还是什么也没抓到。原来县苏维埃主席利用敌人向东跑的时间,早就跑了。鬼子气急败坏,抓住苗苗说:“你的良心,坏啦坏啦的,你说向东跑去,怎么什么都没有?”

苗苗说:“俺几个藏猫猫玩哩,有个小孩向东跑了,俺就在后面撵他。”鬼子气得火冒三丈,可是拿她没办法

苗苗和小胖子骑在村头的老槐树上放风,突然看见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正鬼头鬼脑的往村里张望,她和小胖突然蹦到他面前,一前一后拦住他,问:“你是干什么的?” 来人一看是小孩子,满不在乎地说:“我是县游击大队的,到村里有件事。”

一天, 苗苗灵机一动说:“县游击大队的队长叫啥?”那人顿时慌了手脚,结结巴巴地答不上来。

两人用红缨枪一指说;“跟俺到村公所去一趟!”那人拔腿想跑,正好和对面刚进村的民兵撞个满怀,民兵一把抓住他,和苗苗一起把他押回去,经过审问,果然是个特务,来找一个地主打探游击队的下落。他们把他交给了游击队。游击队通过他的嘴知道鬼子了敌人的许多新动向。

可是有一次却使她出了事。她听到敌人宣传说:“游击队已被他们消灭了。”非常气愤。就和儿童团小朋友们商量,把标语贴到附近伪军的碉堡上去,给敌人一个下马威。

晚上,四周静悄悄的,他们埋伏到碉堡周围,观察敌人的动静。上面隐隐约约有几个人在走动。

她叫其他人故意在碉堡右边制造动静,然后藏起来,自己拿着标语向碉堡左面爬去,敌人听见响声,都跑到右边大声喊;“谁?不然就开枪了。”紧接着就向黑影里开了枪。趁敌人注意力都在右边,她迅速在碉堡左边贴了几张标语,就消失在黑暗中。

第二天,碉堡上可热闹了,到处是抗日标语:“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严惩狗汉奸!”

“还我河山!”敌人没想到在它眼皮底下贴标语,鬼子把伪军队长喊去狠狠地批了一顿。敌人恼羞成怒,看字体,知道是附近的小孩写的。就到学校把孩子的作业本收到一起对字迹,有几本有些像,但又拿不准。就把其中一个孩子喊过去,非说是他写的,准备对他用刑。苗苗听说了,就走上门说:“你们谁也别找了,标语是俺写的。”敌人立刻把她抓起来,把另一个孩子放了。

敌人押着她回到家,把她和爷、奶关到屋里,四面泼上汽油,点把火烧起来。爷奶为了保护她,用身子挡住扑过来了火焰,把她围了起来。爷奶就这样被活活烧死。幸亏赛云长发现的早,把她从火海里救了出来。要不然,苗苗也遭了毒手。

说到这里,大家都义愤填膺,同时又对苗苗的义举赞叹不已。刘司令说:“苗苗治好伤后,肯定不能再回家,一时也送不到她父母那里,跟着我们太危险。我想把她送到一个可靠的人那里先躲一段,有机会了再送到她父母那里。军区经过反复思考,觉得马南强那里最合适,一是离这里远,不易引起敌人怀疑;二是马南强是单身,容易带她;三是马南强很可靠。你们说怎么样?”大家纷纷点头。

刘司令又说:“救苦苗的事我们要抓紧想办法。”

蝙蝠侠说:“我有个想法,今天晚上我悄悄摸进法悟寺,弄清和尚们为啥抓她,如果能救出来更好。”

刘司令通过几件事对蝙蝠侠很信任,他说:“好啊,不过一定要谨慎,救不出苦苗不要打草惊蛇。要不然,对下一步救她不利。”

蝙蝠侠保证说:“放心吧,我会见机行事。”

夜,黑黝黝的夜,人们已进入睡乡。大地一片寂静。蝙蝠侠身着夜行衣,潜伏在法悟寺附近的芦苇丛里向古寺张望,古寺在昏黑的夜里显出模糊的影子,门口只蹲着一对石狮,没人,大门紧闭,围墙很高。她蹑手蹑脚,猫着腰迅速靠近围墙。离墙几米,腾空而起,脚蹬手扒,跃上墙头,红泥墙里面的大殿壁瓦雕檐,飞龙盘拄,金碧辉煌。院子里,有翠竹百竿,苍松数株。中间是一个假山,周围绿水盈盈,花木繁盛。水上有一个雕栏的白玉小桥。她跳下墙,过了大殿,后院有堂楼十间,是和尚们的住室,她见二楼有一间亮着灯,就上到二楼,耳朵贴近窗户听里面说话。

一个说:“了空大师,此女在我山旁行动诡秘,肯定是日本人的密探。”

了空说:“我审问时,她说在山中采药草,不像密探。”

“不要大意,上次日本人扫荡时,怀疑这里窝藏了八路,冲进来糟蹋得乱七八糟。我们虽然组织了一个护寺队,但我们的长矛大刀怎能和真枪实弹比。”

传来一声猫叫春,声音凄厉,一个和尚掀开门帘,想轰走猫。蝙蝠侠一看不好,一个鹞子翻身,上了房。惊动了和尚,一支暗标“刷”地飞出手,向她飞来,她侧身一躲,暗标从耳边擦过。她知道和尚武功高强,只好施展轻功,蜻蜓点水一般,窜房越脊,向寺外飞奔而去。

天明后,在雄伟的大殿里,殿中央供着一尊高大的如来佛像,像两旁是几尊观音等众佛像。众僧身披架裟,手持木鱼,口中念念有词。身着发黄架裟的一个老者合掌说:“大师,小僧已把那个姑娘带进门口。”

满脸皱纹,但身体健实的了空说:“带来见我。”

几个和尚手持长矛大刀把苦苗押进来。苦苗昂首挺%,气宇轩扬,一付不屈不服的表情。她走进大殿,环顾四周,大声反问道:“这里是求仙问佛的地方,你们为什么动刀动枪,抢劫良家民女?”

了空喝道:“孽障!女孩子不在家安分守己,跑到深山老林干什么?本师昨天的问题,为什么避而不谈,莫非真是密探?”

苦苗冷笑说:“常听人说,佛家以慈悲为怀,原来是假的!小女子已告诉你,我是进山采药治病,你们却无故抓我,是啥道理?”

了空点点头说:“如佛无碍智,所行慈悯行。给女孩子松绑。”

几个人给她解开绳。只见一个白面和尚上前对了空耳语:“此刁顽女子,小僧自有办法开化她,师傅把她交给我吧。三天后,我叫她给你说实话。”

了空点点头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佛家以慈悲为怀,你要善待女子。”

白面和尚欣喜道:“大师放心,我会安排好她的吃住。”

白面和尚带走苦苗后,有个和尚对了空说:“圆通出家后,凡心不死,把姑娘交给他,恐有不测。”

但了空说:“青山几度变黄山,世事纷飞总不干;眼内有坐三界窄,心头无事一chuang宽。出家人六根清断,尘缘已了,他是超凡脱俗的人,不会有事的。”这时,烧香拜佛的人络绎不断地走进来,大殿里烛光高照,青烟袅袅。那个和尚只好作罢。

苦苗被安排到一间干净的房间里,她和衣躺在chuang上久久不能入睡,她对抓她进寺感到莫名其妙。她不由得回忆起自己的身世来。

苦苗出身一个穷苦家庭,父母辛辛苦苦租种二亩薄田,勉强能够度日。小时候,她就是一个掘强的孩子,性格泼泼辣辣,像个男孩子。地主的儿子欺负她贫穷,想法欺负她,有一次,地主的儿子当着其他孩子的面,叫她钻**,说什么只要她肯从他的**里钻过去,她家的租金就能免一些。但她昂着头说:“你家就是免完,俺也不会钻。”地主的儿子和她打架,她从来没有屈服过。有一次,地主的儿子吃了亏,回家告诉自己的父母,结果地主和她爹妈大闹一场。她父母流着眼泪当着地主家人的面把她狠狠打了一顿。长大以后,女大十八变,她变得更加楚楚动人,尤其是眉心那颗美人痣,衬得她有一种自然美。地主的儿子又想霸占她,被她多次拒绝。有一年大旱,庄稼都被旱死了,地主的儿子趁机对她说:“只要你答应和我好,今年的租金就免了,当时就想强行把她拉回家,以为她肯定会同意。没想到她给他一巴掌说:“要叫俺跟你好,想瞎你的眼。”他恼羞成怒,催着他父亲去上门要租金。她家今年颗粒不收,自己家都没法糊口,那有钱交租金呀。地主的儿子说:“不交也可以,叫您闺女在俺家打三年长工。”父母也知道他企图打她的主意,但是也没法子,只好同意她进了那个虎狼窝。那一年,她父母连饿带气,不久就离开了人世。苦苗在地主家吃尽了苦,但始终不肯答应地主儿子的无赖要求。地主的儿子就和人贩子勾搭,半夜把她装进麻袋,准备卖给女肆。当人贩子赶马进山,正好和执行任务回来的刘向阳照面。当时刘还是队长,他看到马背上的麻袋动弹,就喊住了人贩子,用枪指着他,叫他打开麻袋。人贩子无可奈何,只好放了苦苗。从此,苦苗就跟着刘向阳干革命。在游击队里她还学会了识字,又被组织上送去学习医疗护理。刘向阳任军区司令员时,苦苗在军区当了卫生员。可以说,苦苗苦大愁深,没亲没家,党组织就是她的家。她干起工作没明没夜,为了给伤员治病,经常爬上高山去采草药。

昨天清晨,空气格外新鲜凉爽,空中挂着五颜六色的彩霞,苦苗心情特别好,因为这么好的天气,正是采药的好时机。她背着药篓爬上老虎山,此山像一只卧在地上的猛虎,坡陡苔滑,荆棘丛生。山上苍松翠柏,郁郁葱葱。

不知不觉,越走越远,竟然来到法悟寺附近的树林里。正好被巡山的护寺队看见。里面有个白面和尚是个破落地主的儿子,他爹死后,他坐吃山空,很快家底被糟蹋完,不得已当了和尚。他看见苦苗的美色,起了歹心,想把她抓进寺里,趁机霸占她。于是以暗探的理由,叫人去抓她。苦苗一看不好,拔腿就跑,衣服都被树枝挂破了。身上也被挂伤了。不料一不小心,掉进一个水洼里,她在水里淌起来,**被浸透了,湿淋淋的,冰凉冰凉,尤其糟的是当水浸到她的伤口时,疼得直流汗。每走一步,就钻心的疼痛。突然,前面不远,闪着两点绿光,恐惧向她袭来,前面竟然有狼。

真是屋漏偏逢连天雨,她前走也不是,后退也不是,只好抓起一根枯树枝,屏着气,警惕地瞪着前面。后面的和尚追上来,那只狼一看人多,迅速消失在黑暗中。又累又乏的苦苗被和尚抓起来。尽管她拿出篓里的根根草草,向他们解释,说这是药草,能散淤止疼,她是为采药误入这里,但还是白面和尚把药篓一扔说:那是假装的,谁不会做个样子。尽管其他和尚想放了她,但白面和尚不依,于是被带进寺里。

白面和尚圆通端着一盘子饭走进来,他把饭放在桌上。挤眉弄眼地说:“请姑娘进膳。”

苦苗脸背过去没理他。

圆通用他的娘娘腔说:“姑娘,按我寺的规矩,暗探是要被杀掉的。幸亏我向了空大师美言几句,才放过你。”

苦苗愤怒地说:“说我是暗探,有什么根据?”

圆通冷笑道:“如今世道,你还不知道,什么根据不根据,上嘴唇下嘴唇一碰,就要了你的命。现在人命不如一根稻草,要根据有何用?你只要听话就行了。”

苦苗讽刺道:“原来你们是一群土匪,披着和尚的外衣,干着男盗女娼的事。”

圆通不仅不恼,反而哈哈大笑说:“好眼力,我看你决不是平头老百姓。”

苦苗猛地站起,伤口的疼痛令她皱起了眉头,她喝道:“你是什么人,你决不是正经和尚。和尚不会像你一样,不知礼义廉耻!”

“我吗?”圆通嘻皮笑脸地说:“你说对了,我不是凡夫俗子。我原本是一个富贵子弟,家大业大,家里招了火灾,被逼无法,出家当了和尚。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可以说,还是腰缠万贯。现在,凭我这两下子,深得了空信任。他什么都听我的。姑娘,人活在世上,谁不是为了享受?要现实些,不要装傻,有钱就是奶。你只要跟着我,有你享不完的福。人生苦短,谁愿意受一辈子罪?”说完,他无耻地盯着苦苗的%部。苦苗厌烦地躲开他的目光。

晚上,他脱下黄袍,穿上长马褂,戴上礼帽走来见苦苗,一进屋,用他那娘娘腔嘻皮笑脸地说:“姑娘,你看我还像和尚吗?”

苦苗冷笑道:“我倒宁愿当真和尚,不做你这种廉不知耻的人。”

圆通笑着说:“你如果当和尚,倒是个苦行僧,你这么折磨自己,何苦呢。人生在世,青春能有几何?不趁美貌妙龄享受人生,更待何时?姑娘,我准备救你脱离这个火海,带你远走高飞。我舅舅在开封是个有名的商人,投奔他,我保证你能上大学,出国留洋,成名成家,你看如何?”

苦苗鄙夷地说:“我对这种美梦不感兴趣。”

圆通好像没听到苦苗的话,继续按他自己的思路说:“要逃走,很容易,趁月明星稀,我带你出寺院,雇一辆马车,先奔沙市,然后趁火车去开封。到那时我们两——”

“住口!”苦苗打破他的梦幻:“你这个无耻之徒,原来是个披着和尚外衣的畜生!”

“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跟我走,有光明的前程;一条是跳进苦海,打入地狱。我劝你三思而后行。”圆通终于耐不住性子,威胁说。

伤口的疼痛继续袭击着苦苗,加上她又饥有渴,使她脸色发白,额头直冒冷汗,只觉得头晕眼花,倒在chuang上。圆通故意大惊小怪:“怎么?你受伤了?”故意在她身上乱摸一气。苦苗浑身酸软无力,但她挣扎着大吼一声:“滚!”

这几天,刘司令和高队长百思不得其解,一个诵佛念经的地方居然扣了一个无辜的女子。曹如兰带来的消息使他们有所醒悟,肯定有什么误解。但是有人坚持说她是日本探子,欲至死地而后快,一定是混进了坏人。怎么办呢?强取肯定不可取,那有可能威胁苦苗生命。司令员来回在地上踱步,苦苦思考解救的办法。

高飞眼珠一转说:“有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派人去和他们谈判。”

刘司令也说:“咱俩想到一起去了,只是派谁去合适呢?”

高飞说:“我去吧,我去有一定优势。”

司令员没吭声,只是用疑问的目光看着他。

高飞继续说:“我小时候上山砍柴,常去法悟寺看和尚烧香念经,还和大人们一起去拜过佛,对庙里的事多少摸点气。据我了解,了空这个人很正直,有一定爱国热情,你不是常说,要团结包括宗教人士在内的一切爱国人士吗?这是我们争取他们的机会。”

司令员满意地笑了笑,他对高飞不断提高的思想觉悟而感到高兴。但他又担心高飞的安全。高飞好像看透了司令员的心思。他说:“我会尊重和尚们的习惯,见机行事,谨慎小心的,不会出问题。”

司令员说:“你要记住,你的任务不仅要解救苦苗同志,而且要和了空说明厉害关系,对日本人,光靠寺里的力量是无及于事的,只有我们中国人协起手来,才能战胜日本鬼子。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想派曹如兰同志协助你。”

法悟寺大殿里,圆通对了空合掌打拱道:“这个女人果然是个探子,此女不可救也。”

了空说:“是日本人派来的吗?”

“这个,这个——”圆通吞吞吐吐地说:“不是日本人就是共产党,她想探清我们的情况,随时准备消灭我们。同时他们还盯上寺里的宝藏,找机会抢走。”

了空鼻子哼了一声说:“你看怎么办?”

圆通咬牙切齿地说:“此女不可留也,我看咱们把她偷偷埋了算了。留着可是个祸害。”

了空合掌祈祷:“阿弥佗佛,佛家是清净地,不可杀生。把她关入后屋。让吾主如来慢慢拯救她罪孽深重的灵魂吧。”

一个小和尚匆匆进殿报告:“游击队派代表求见。”

圆通说:“依小僧看,凡是不信佛的人不能见他。”

了空大师半晌沉吟不语,想了一会,终于缓缓地说:“亦以大悲心,利益诸群品,离欲深正念,净慧修梵行。愿我智慧光,普照十方刹,消除三垢冥,明济众厄难。让他进来吧。”

深山藏古寺,法悟寺坐落在深山老林中,寺内古树参天,寺门口蹲着一对石狮子,既威武又严肃,表现出蔑视一切的样子。到了门神楼,两边立着四大金刚,一个凶猛,一个严肃,一个威武,一个神气。他们手里都拿着降妖驱魔的武器,令人不寒而栗。正中是大雄宝殿,气势宏伟,极为壮观。殿中央供着释迦牟尼像。周围是各种各样的佛,有露着慈祥笑容的白度母,有坐着莲花的观世因菩萨等。四周是十八罗汉像,有的笑容可掬,有的长眉善目,有的静坐沉思,有的合掌拜佛,有的念珠诵经……墙壁上是南海观音渡海图,画上碧波滚滚,青山隐隐,山上有红砖青瓦的寺院,巍然屹立的高塔。观世音脚踏鳌鱼,在云中行走,左边是天真活泼的善财童子,右边有忠厚老实的龙女……游人香客四季不断,香火非常旺盛。

到寺里来的游客不少,有祈求飞黄腾达,平云青步的;有祈求财源旺盛,如日中天的;有祈求美满姻缘,称心如意的;有痴女怨妇来向神仙抒苦的。但那个大肚弥勒佛,袒%露腹,裂着嘴仿佛在嘲笑那在向他顶礼*拜的世人,在他旁边的石碑上写道:“深具慈忍力,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广结欢喜缘,满腮含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也有不少抽签问卜的老汉、老婆、姑娘、媳妇、公子阔少、老板太太、当兵的、当官的、要饭的等。

有一个青年女子在月老石前流泪祈祷,埋怨男方家人嫌贫爱富,非要拆散她的好姻缘。她哭哭啼啼埋怨月下老不公平,说要自杀。站在一旁的老和尚合掌闭目心中自悟:“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惭愧恋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常存。”他睁目对姑娘说;“姑娘,月老石前有情魂,恩怨缠绕莫要论,今世姻缘前世定,好事不成情意存。花前月下有恋人,铁杵终能磨成针。姑娘若是寻无常,世人冷眼笑汝昏。阿弥托佛。”

藏经阁后殿的偏隅处,有一幽静的小院。老和尚把高飞和蝙蝠侠引进屋内。

高队长走进屋拱手一拜说道:“了空大师,我是游击队派来的代表,我叫高飞,这位姑娘叫曹如兰。”

了空吩咐落座上茶。

高飞谢道:“大师以诚相待,我们不盛感激。我们共产党人虽然和你们的信仰不一样,但尊重你们的信仰,听说大师爱国抗日,我们无限钦佩。只要是抗日爱国的人士,我们就联合、就支持。听说日本鬼子把寺里糟蹋得不成样子,还杀了无辜的和尚,我们很气愤。”

了空长叹一声,不由得流出泪来:“世间诸众生类,欲为众恶,强者伏弱,转相克贼,残杀众生,迭相吞啖。这些畜生连我们这些世外之人也不放过。诸善的`根本在于善心,诸恶的根本在于残忍,这些鬼子去慈心而存残忍,杀人如麻,业障太重。佛祖畏因,众生畏果,他们的残暴逼得人怒天怨,早晚是会得到报应的。”

高飞激愤地说:“国破家亡。如果我们的民族都失去了自由。宗教信仰又如何保证自由?中国人民又如何保证自由?有一点爱国之心的人,都应该为抗日做出自己的贡献。对于你们的护寺行动,我们给予很高评价。但独木难成桥,孤军难作战。面对十分强大的日军,不联合就很难战胜他们。佛祖虽然惩恶扬善,但人兽有别,对于这些战争恶魔,佛祖是无发感化他们的。我想大师会想到这一点的。”

了空大师点点头,沉吟不语。他也在思考这一问题,佛祖无法平息战争,更无法使这些战争恶魔放下屠刀。他合掌默默地在心里对佛祖说:“我佛在上,小僧一事不明,你不是佛法无边吗?为什么就没办法去降伏这些恶魔呢?我也清楚,我佛慈悲,对一切生命关爱有加,连一只蚂蚁和小虫也不加害。但对那些无辜被害的平民公平吗?”想到此,他顿时大悟。于是他对高飞说:“佛语:万步无如退步休,本来无证亦无修,明窗高挂菩提树,净莲深栽浊世中。我佛虽然有好生之德,但对那些心怀残忍,杀害无辜百姓的人,必须以恶制恶,否则,会有更多的生命惨遭涂炭,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本师想通了,我决定舍生取义,开戒去杀这些恶魔,救众生于水深火热之中。”

圆通用他那娘娘腔狠狠地说:“大师,别听共产党的蛊惑,他想不费吹灰之力,吞并我们的护寺队。他们扩充队伍的意图很明显,大师你一世修行,苦戒一生,且莫上当。”

高飞斜视了一下这个白面和尚,不慌不忙地说:“你说我们扩充队伍,倒是说对了一半,我们扩充抗日的队伍,难道有什么不妥吗?联合起来是为了一致抗日,消灭侵略者,不使中华民族受欺凌。中国的历史告诉我们,如果不团结,就会灭国。如果团结一致,就会胜利。难道团结也有什么错吗?”

一席话说得圆通哑口无言,没法对答。

高飞又转向了空大师说:“大师,我这次来也是为了拯救贵寺。”

了空楞了一下,眼光流露出疑问的目光,询问似地盯着他。

高飞严肃地说:“你们组织的护寺队,正处在危险之中。据可靠消息,鬼子准备进山大扫荡,他们扫荡的路线包括咱们的寺院。他们对寺院的国宝早就垂涎三尺。咱们的护寺队只有一些长矛大刀,能抵得过全副现代化武装的鬼子吗?虽然你们的武艺高强,但是在炸弹和子弹面前也无及于是。你们组织的僧人和信佛的农民,不仅保护不了寺院,连自己的生命也很危险。万一护寺队被鬼子消灭,大师会被天下人嘲笑和指责,恐怕到时对大师不利。”

了空大师顿时坐立不安,他焦急地问:“那怎么办呢?”

高飞真心诚意地说:“唯一的一条路,与抗日的队伍合作,共同行动。”

了空大师顾虑重重地说:“这些老百姓我同意叫他们加入你们的队伍,老衲和众僧人不会改门换道。老衲修性养性几十年,不会放弃自己的信仰。”

高飞笑道:“了空大师,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不是说服你改变信仰,只是联合抗日。”

了空闭目沉思片刻,才抬起头说:“容老衲三思。” 他闭目沉思,心中自悟:“禅心一任蛾眉妒,佛说原来怨是亲,雨笠烟衰归去也,与人无爱亦无嗔。” 片刻,睁目说:“老纳决心已下。贫僧知道,贫僧苦修持戒一生,如开杀戒,将会前功尽弃,无法修成正果。但佛祖说过,为了拯救生灵,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只要能惩戒那些恶魔,贫僧甘愿下地狱,受无量之苦。佛祖,请原谅贫僧。阿弥托佛,善哉善哉。”说完,念着*前挂着的那串佛珠喃喃自语。然后唤来一个和尚吩咐说:“把客人带到后堂休息。”

高飞站起来,拱手一拜说:“请问大师,你们是否抓了一个女子?”

了空大师吃了一惊说:“她果然是共产党的探子?”

高飞微微一笑,义正词严地说:“大师不必听信谗言,她是上山采药草误入贵寺领地。怎么能说是探子呢?再说,我们是和鬼子打仗,探贵寺有何用处?她采得药草,你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吗?”

了空大师迷惑地看着他。

高飞继续说:“我们和鬼子斗争,有不少人负了伤,她采药草是为了给他们治伤。”

了空疑问道:“有何为证?”

高飞说:“她带有一个药篓,采得药都在药篓里放着。”

了空大师严厉地盯着几个押解苦苗的和尚说:“药篓为什么没带回来?”

一个和尚小声说:“圆通师兄把它扔了。”

了空大师非常恼怒地问圆通:“为什么扔了?”

圆通辩解说:“探子是拿它做掩护。”

了空大师又问:“你为什么回来不告诉本师?”

圆通支支吾吾地没法回答。

了空大师说:“阿弥陀佛,光明善好,把这个女子放了吧。”

圆通上前一步对了空说:“师傅,放不得。”

高飞箭眉倒立,目光犀立地盯着圆通问:“为什么?”

圆通吞吞吐吐地说:“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抓了她,可见她是你们有意派的暗探。”

高飞苦笑一声说:“大师,世界上的事有多少让人意想不到,你们抓她时,正好被我们的人看到,只是为了不造成误会,我们没有动手解救她。难道这也是不放她的理由吗?”

了空坚决地说:“形貌端严,福德无量,智慧明了,神通自在。放了她!”

被关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小屋的苦苗,又冷又饿。突然,她听见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本能地做好反抗的准备。她想:“如果他们欺负我的人身,我将和他们鱼死网破。”门打开了,一缕阳光照进来。

她盯睛一看,不由得惊讶起来:前面走的是笑容满面的了空大师,后面跟着的竟是自己的亲人高飞,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了空大师合掌打拱道:“小姑娘,让你受苦了。”

高飞亲切地说:“苦苗,你受苦了。”

受过许多痛苦地折磨,她没有流泪,但是现在泪水却不由自主地流下来。自己朝思暮想的亲人在这艰难的时刻来到了,让她怎能不激动万分。

了空大师对背后随行的人员使了一个眼色,大家都退了出去。

这个坚强的女子突然扑到高飞宽大的*脯里哭了起来,她像孩子受了委屈,见到自己的母亲一样,又像妻子见到久别的丈夫一样,有千言万语要倾诉,但又不知说什么好。

门外黑暗中,圆通那双嫉妒的目光像火一样燃烧,怪不得她对自己这么冷淡,原来她早有了心上人。他把袖袍一抖,要打出一支暗标,结束他俩的生命。

蝙蝠侠早已注意这个居心不良的家伙,她躲在暗处监督着他,见他袖袍一抖,知道他要打暗器,就检起一个石子,向他的手腕射去。

圆通只觉手腕一痛,袖标打偏,擦着高飞的耳边飞去,重重地钉在墙上。

他又准备发射第二枚暗器。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了空大师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圆通的手腕,一反腕,另一只手擦进他的裆里,把他一举,向后摔去。圆通重重地摔在地上,顿时眼冒金花,头昏脑涨,爬不起来。

了空大师冷笑道:“孽障,我不是给你说过,佛教导我们,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子是我母,一切众生皆是我生生世世的父母,而你不安好心,企图亵渎我母,杀戮我父,犯下如此大罪,本师不惩治你惩治谁?”并吩咐手下人说:“把这个畜生关起来!”几个和尚架起圆通拖走。

了空大师进屋诚心诚意对高飞道歉说:“老衲管教不严,让二位受惊了。你的话我已想通了,决定和你们联合在一起,和鬼子斗争。幸亏你的这位女士出手相救。”他指指旁边的蝙蝠侠说:“不然,二位就危险了。”

蝙蝠侠也拱手相谢说:“大师武艺高强,出手相救,更值得感谢。大师叫小女子开了眼解,佩服,佩服。”

余惊未定的高飞说:“感谢大师相救,终生难忘。我们随时等着和贵寺合作。”

了空大师说:“本师修性养生几十年,是第一次打人。刚才听了你的一番话,感慨万分。共产党真是以大局为重,不计前嫌,使老衲非常惭愧。圆通这个畜生自从要求单独审讯姑娘,我就怀疑他存心不良,今果如此。光天化日之下,他嫉妒成火,竟敢出手伤人。如是之恶,着于人鬼。老衲不得不给他点教训。”他合掌喃喃自语:“返本还源便是家,亦无玄妙可称夸;湛然一片真如性,迷失皆因一念差。”

谍报风云

谍报风云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快阅小说
  • 作者:马文

作者笔下营造出的一幕又一幕的精彩画面,让人充分享受到一种极限阅读的快感。真的是令人如痴如醉,大力强推哦!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