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谍报风云》第七章蝙蝠侠初次露锋芒免费阅读

《谍报风云》第七章蝙蝠侠初次露锋芒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11-05 17:02 作者:马文

免费提供谍报风云第七章蝙蝠侠初次露锋芒的全文阅读,打扮成日本特种兵的伸枪手王丹凤等人根据沙河地下党组织提供的线索直奔鬼子炸药库,门口两个哨兵忙挡住问:“口令?”......

沙河两岸山峰连绵不断,山势奇绝。山上的树密密层层,一片苍绿。山道由东往西蜿蜒崎岖,被高山夹峙,易守难攻。山洞.里刘司令正和高队长看摊在地下的地图,刘司令是个谢顶,鹰眼,高鼻梁的中年人,他说:“敌人此次企图一举把抗联消灭,所以出动了大批日军,并用飞机配合,我们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和敌人周旋,采取分三梯队阻击敌人,一梯队的任务埋伏在山两边的树林里,待敌人走进山谷时再开火,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但不要恋战,打乱敌人后迅速转移,过大桥到河西;二梯队做好炸桥准备,待一梯队过桥,迅速炸桥;三梯队在河西埋伏,阻止敌人上岸。一旦敌人过河,我们就转移到深山老林,保持实力,叫敌人打不到,摸不着。但深山老林的条件非常艰苦,我们要有心理准备。”

高队长补充说:“这次城里地下党能及时报信,为我们反击创造了有利形势。但我们切不可掉以轻心,要有打大仗,打苦仗,打长仗的准备,因为山本向上级立下军令状,不消灭抗联,愿刨腹自杀。而且敌人出动了所有重型武器,战争将非常残酷。但我们一定要胜利,一定能够胜利!下面进行详细分工,城里派来的地下党联络员马悦君及准备参加抗联的曹如兰同志也参加此次部署,因为他们了解敌人的情况……”

终于参加抗日部队,曹如兰心里非常激动。组织上之所以叫她上山,主要考虑到戴笠的追杀令使她处在非常危险的环境。不过参加一线抗战,也是她梦寐以求的愿望。她决定发挥自己的特长,为抗战做出自己的贡献。

山路狭窄泥淖,进入十里长涧,日军只能缓慢前进,前面是坦克开道,后面是日军的战车随行,再后面是大队伪军、特务队、警备队。骡嘶马鸣,枪刺林立。队列延伸几里长,可以说敌人是倾巢而出,大有不灭抗联誓不收兵之势。

突然,日军几十辆车在山坡下停了下来,车上跳下十几个身穿黄呢军衣、腰挎东洋刀的军官,哇哩哇啦地说什么,大概是道路太滑,车子陷进泥窝里没法前进。后面的敌人却照常前进,很快在狭窄的路上挤成一团。敌人的喊声、骂声响成一片。

刘司令和高队长小声商量说:“敌人已进入我伏击圈,可以打了。”

“等敌人多进来些再打。”

不一会,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划出长长的弧线。一阵猛烈的枪声、手榴弹声骤然响起。有的敌人被气浪掀下座骑,有的跳下汽车躲到车下,有辆汽车在燃烧中爆炸。埋伏了一晚的战士憋足了劲,所有的轻重武器居高临下一齐扫射,敌人大片倒下,手榴弹把敌人炸得血肉横飞。日军开始被打得晕头转向,几分钟后,一个军官高叫了几声,使敌人清醒过来,开始组织反击。

日军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在他们迷瞪过来以后,袭而不乱,忙而不慌。日军拿着德式冲锋枪开始有组织的冲锋。他们嗷嗷地叫着,好像狼群一样,向上反击。有的同志在猛烈的射击下中弹牺牲。

独眼山本的狰狞的脸上反而显得很泰然,他知道现在指挥官的态度决定战争的走向。他尽量掩饰内心的恐慌和紧张,他拔出东洋刀,沉着地指挥。他叫架起小钢炮,疯狂地向上射击。鬼子炮弹发出尖锐的呼啸声向山头飞来,接着是猛烈的爆炸声,飞溅的石块、泥土、树枝、弹片在空中散发着,炸弹爆炸的灼热气浪和飞溅的碎片给战士造成伤亡。鬼子端着上了刺刀的..“哇哇”地叫着冲上来。

刘司令咬着楞角分明的下嘴唇,瞪着一双鹰眼,注视着山下,他叫神枪手王丹凤专门瞄准炮手和机枪手打,这一招很灵,敌人的火力减弱了一些。

等看清敌人的狰狞面目后,刘司令大喝一声:“狠狠地打!”随着喊声,枪声、手榴弹声猛烈响起。手榴弹在敌群爆炸,鬼子成片倒下。鬼子被炸得血肉横飞。

他身旁的曹如兰双手握手枪,弹无虚发,使他大吃一惊,没想到她也是神枪手。在敌人的炮轰下,松树、枫树、杉树被炸飞,抗联战士和鬼子都暴露无遗。等鬼子冲到跟前,机枪手的密集子弹也扫射着毫无遮拦的敌人,敌人像割庄稼一样成排地倒下,但后面的敌人仍弯着腰向上冲。曹如兰一枪一个地点射。只要枪一响,就有一个鬼子倒下。

为了发挥我们的近战优势,刘司令组织了一次肉博战,战士们像下山老虎一样冲向最近的敌人。但敌人马上自觉地形成三人战斗小组,背靠背,与抗联战士展开拼杀。敌人的钢炮和双双的机枪失去了作用。战士们怀着仇狠和满腔怒火像猎犬围着野狼一样,用刺刀刺向敌人。双双交错在一起,不用枪,不用炮,只用刺刀相博。

此时,只听见吼叫声和哀号声,铁器的碰撞声和鲜血的喷出声。这是毅力和意志的考验,这是愤怒和仇恨的表现,这是被占领人积怨的爆发,这是侵略者死亡前的低叹。身边的同伴倒下,顾不得多看一眼,衣服沾满了鲜血和烂肉,顾不得清理和擦拭,轻伤感觉不到疼痛,重伤仍在坚持和硬挺,直至躺在大地母亲的怀抱,永远和这个苦难的世界告别,但他们至死不会后悔,因为他是为保护自己身下的母亲而牺牲的,他们为此感到自豪。当敌人倒下的一刹那,他们想到是什么呢?那些稚气的青年或许想到远在日本的温柔的爱人和慈祥的父母,后悔不该到这异国它乡送死,那些军官或许在遗憾没有看到那永远实现不了的大东亚共荣圈,让整个世界对他们顶礼*拜。所以他们瞪大眼睛瞪着苍天,死不瞑目。如果真有上帝,他会奇怪这场残酷的厮杀,难道人类还像野兽一样,没从浑沌和迷茫中走出来?但是他不知道,一方是为正义而战,一方是为掠夺而战。

曹如兰利用她一身武功投入战斗,她的美色吸引了一群鬼子围了上来,或许他们想调戏一下这个花姑娘,只见她手握双枪,时而闪躲、时而翻滚、时而跃起,搞得敌人头晕目眩。她目如闪电,翻滚跳跃,闪展腾挪,双枪左右上下开弓,点射如连发,把小鬼打得找不着北,小看她的鬼子没想到送他们回老家的竟然是一个杀人的女魔头。

突然,敌人的飞机轰鸣而至,涂着红膏药的飞机欺负游击队没有高射机枪,飞得很低,他们看到双双缠绕在一起,也不敢盲目扔炸弹。盘旋了一圈后,扔下来几个燃烧弹,山上顿时燃起大火。

有架立川机发现抗联的步枪火力很弱,对他的飞机根本没有威胁,于是趁双方分开时,低空进行扫射。他用后座的旋转机枪猛烈的扫射抗联阵地,打得战士抬不起头来,有的战士在肆无忌惮地射击下,牺牲了。这使曹如兰和机枪手非常愤怒,欺人太甚了,机枪手准备用捷克式机枪对空射击,因为他知道,捷克式机枪火力猛、射程远,说不定会打中飞机。但曹如兰按住了他说:“等一下!”这时敌机看到下面对它无可奈何,越发猖狂飞得越来越低,几乎可以看到飞行员那得意的面孔,这时曹如兰拿过机枪,对空一阵猛烈射击,飞行员发现机身侧面中弹了。他忙用力拉起机头,试图爬高,就在这时,发动机刺耳的噪音突然停了,坏了,发动机也中弹了,螺旋桨慢慢停止转动,飞机成了没有脑袋的大蜻蜓,摇摇晃晃向下栽去。飞行员拼命操纵飞机,但无济于事,飞机最后猛烈颤动一下,突然失去平衡,落在山上的石头上,“轰”的一声巨响爆炸了。

另一架飞机一看不好,一提机头逃跑了,边跑边想:“他们怎么会有高射机枪?”

大火的燃烧对抗联非常不利,一是阵地暴露无遗,二是气浪冲得战士无法战斗。刘司令和高队长一商量,考虑炸桥部队已做好准备,决定马上撤离。他自己和留下一个排掩护大部队撤离。

这时曹如兰也要留下,刘司令坚决不同意,因为她是女同志。但曹如兰也很固执,趴在山头上只管射击,并大声说:“请刘司令放心,我会安全转移的。”时间容不得犹豫,刘司令只好带领部队走了。

敌人并不知道我们后撤,仍不敢放手**。仍像刚才一样,弯着腰分批小心地向前匍匐前进。当他们发现火力减弱,大部队已撤时,才大胆地迅速向前**。

这时,一个战士沿着战壕弯着腰跑上来,说:“刘司令说了,你们已完成掩护任务,赶快撤离!”

高飞点点头说:“同志们,由排长带着大家撤离,我来掩护!”说着,从机枪手里想要过机枪。

但机枪手边打边说:“队长,你下去,我来掩护。”

高队长吼道:“别罗嗦!快撤下去,你知道我的脾气!”

机枪手叹口气,只好把机枪交给高队长。高飞射击了一阵子觉得人已走远了,自己也撤下来。他没想到,曹如兰还在树后打点射。敌人突然看到曹如兰,就像一群苍蝇发现美食,大叫着:“美丽的花姑娘!”

一个军官用日语说:“谁抓住她,就归谁享用。”

鬼子更疯狂了,狞笑着冲上来,企图活追她。她看到战士们都后撤了,也起身向树林里跑。敌人嗷嗷地追赶她,像群狼在撵一只花鹿。

但曹如兰非常灵活,一会跃上大树,向跑在前面的敌人射击,跑近一个,消灭一个,一会又躲在树后,向敌人射击。敌人像和一个鬼影战斗,感到莫名其妙,发现她后,正想瞄准,又突然消失了。看不到她时,却突然射来子弹,击中自己。难道是在和鬼影搏斗?

追来追去,她好像一只蝙蝠,来去迅猛异常。不大一会,鬼子连影子也不见了。鬼子气得哇哇直叫,只好放弃她,垂头丧气地回来。

下到路上后,敌人又开始继续前进。

后来敌人把曹如兰神化,说八路有个女魔头,手掂双枪,来无踪,去无影,指那打那,百发百中。因为她好像蝙蝠追蚊子一般快,被敌人称为蝙蝠侠。后来战士们也叫她蝙蝠侠。可是曹如兰却挨了刘司令和高队长一顿批评,说她无组织,无纪律,太冒险了。刘司令员还给她讲了一个战场上必须执行命令的故事:

某军长命令一营营长坚守六号阵地,必须坚持到最后一个人,否则军法处之。战斗打得非常残烈,牺牲了大批战士,但六号阵地仍在我们手里。敌人急了,调来大批飞机、大炮和坦克,进行轮番轰炸和**,阵地上只剩几个人,连长产生恻隐之心,他想:“自己牺牲无所谓,但战士如果全部牺牲太可惜了。”于是命令立即撤退。阵地到了敌人手里,对我大部队的前进造成很大威胁。回去后,营长向军长汇报了自己的想法。军长大怒,命令马上对他执行死刑。营长拔出自己的枪说:“我自己来吧。”他把枪对准自己的脑袋正要开枪,军长有力的大手在空中一挥说:“慢!你用我这颗子弹吧。”然后把子弹递给营长,营长立志敬礼,说声:“是!”就把枪里子弹退出来,换上这颗子弹。营长又一次把枪口对准自己的脑袋,双目紧闭,用食指扣动板机,只听轻微地啪的一声,子弹没射出来。他忙对军长报告:“报告军长,子弹没响,这是颗臭弹。请容许我换上自己的子弹。”军长铁青着脸说:“你已死去一回,不用再执行第二次,现在的你是一个新人。我命令你马上率领一个连,把六号阵地夺过来。坚守到大部队通过!”“是!我保证完成任务!”营长又率领一个连夺回了阵地,一直坚守到大部队通过才撤回。但营长也牺牲在阵地上。事后军长把党旗亲自盖在他身上说:“他是个非常勇敢的共产党员,但第一次他不应该产生怜悯心,战场上决不容许这样。第二次他接受了教训,很好地完成了任务,仍然是我党的好儿女。”听完这个故事,曹如兰方知道,执行命令的重要性。以后自己决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单凭勇敢是不行的。

大桥是一条在三十米的峡谷上建成的,中间是几根粗大的桥墩支撑着,要想实施爆炸,必须在桥墩上安放炸药。抗联的战士已作好准备,一旦兄弟部队过桥,他们就把桥炸掉。这里面有建桥的民工,他们知道为了建这座大桥,工人们夜以继日,加班加点,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大桥竣工后,当第一辆汽车从桥上通过时,他们欢呼雀跃,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日本飞机多次轰炸,大桥依然巍然挺立。现在却要用自己的手炸毁它,工人们别提多窝火了,他们对通过大桥消灭游击队的鬼子恨之入骨。但国难当头,必须以大局为重,炸桥战士把炸药安在三号桥墩内和五孔钢梁的杆件上,并用引线把炸药和岸上的爆炸器连接在一起,等鬼子的车队驶上大桥时,一声令下,他们将安动启爆器。

打埋伏的部队很快通过桥面,因为他们走的是近路。而日军在弯弯曲曲的路上爬行,速度很慢。但日军很狡猾,他们叫杂牌军先上桥。

炸桥部队先放过伪军等,等日军一上桥面,就引爆了炸药。只听“轰”的一声,鬼子被高高抛起,又重重地掉进急流里。坦克、汽车也掉进去不少。后续部队马上停止前进,已过桥的伪军张慌失措,也被抗联战士俘虏。

敌人仍不甘心,他们已估计大桥会被炸断,所以带了舟桥部队。敌人很快利用冲锋舟向河对面**,对面埋伏的第三梯队又和他们接上了火。战斗一开始就逞白热化,敌人像蚂蚁似的,打沉一批,又上来一批。河里到处飘浮着尸体。但敌人是一支非常顽强的正规部队,人多势众,这样打下去,敌人很可能会过河,如一旦过河,抗联就处在危险地步。

这时,、女孔明扬爱珍沉思了一下,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她走过去对刘司令说:“我有一个主意,不知是否可行?”刘司令听完后,点点头说:“古代中国有个围魏救赵的典故,我们这次行动叫声东击西,马上开个会,大家集思广益,组织分工,立即开始行动!”

八个穿着日本军装的人,全副武装,开着一辆吉普车直奔沙市城门,伪军看见毕恭毕敬,点头哈腰地放他们入城。

走不远,遇上日军执法队,拦住了他们,叫他们出示证件。一个军官从驾驶室探出头,用日语说:“我们是特种队的,从前线刚回来,检查证件怎么对自己人?”

执法队长看着领章上比他多一颗星的人说:“对不起,这是山本大佐交代的。”

来人气愤地说:“山本对我们特种队都另眼看待,你们敢对我们作福作威,大胆。”

另一个人嚷嚷道:“老子刚从前线死人堆里回来,证件弄丢了,你们敢把老子怎么样!”

一个缠着绷带的人说:“老子受了伤,你耽误了老子治病,老子揍你个老爷兵!”并把冲锋枪对准执法队长。

那个当官的拿出电台,把授话器递给执法队长说:“我是渡边少佐,这是山本大佐的专用频道,你若不信,请直接与山本对话。”

执法队长推开授话器说:“误会,误会,请走。”

车上的人都暗暗打开冲锋枪的保险。手里紧张地捏出了汗。

夜幕悄然降临,一钩弯月,斜吊天空,山里静如坟场。敌人夜里停止了**,他们知道八路善于夜战,对他们很不利。曹如兰和马悦君趁着夜幕的掩护,带着几个化装的战士组成另一个小队,踏着山间的野草,跃过潺潺的小溪,找到河边的马悦君的父亲马南强,他们叫小船从河里找路进城。

虽然敌人在河岸设了不少哨卡,但夜里会放松些。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渔船上居然藏着抗联战士。因为马南强常在这一带出入,敌人对他并不警惕。小船静静地在河面上前进,

上了岸,已经天亮,他们打扮成进城赶集的老百姓,挎着篮子,挑着担子,推着小车,从南门进城。走到城门口,马悦君故意大大咧咧地问:“俺给老乡马明生连长捎个东西,请你喊一声。”

伪军看他是上次马连长打招呼的熟人,不知真假,就对他说:“马连长在里面不远处站着,你看,那就是他,你进去找他吧。”

他用手一指,马悦君走了过去。见到麻竿连长马明生,他小声说:“明生,我有几个朋友,你到门口照呼着让他们过来。”

马明生点点头,走了过去,把曹如兰等人领了过去。实际上,菜篮里,挑子里,小推车里都藏有武器。

打扮成日本特种兵的伸枪手王丹凤等人根据沙河地下党组织提供的线索直奔鬼子炸药库,门口两个哨兵忙挡住问:“口令?”

打扮成少佐的小孔明扬爱珍跳下车,给他一巴掌,用日语说:“没看见是老子。”

被打的迷迷瞪瞪的哨兵说:“我怎么没见过你?”

这时,站在他身旁的游击队员抱住他的脖子使劲一扭,哨兵倒在地下。

另一个哨兵一看不好,正要举枪,被赛云长王云飞一刀结束了生命。

他们摸进院里,女孔明扬爱珍听见北屋日军正哇啦哇拉地叫唤,门的一边搭扣挂着一把锁,他把门插上,用锁把门锁上。有个鬼子坐在南屋专心看书,他面前架着一挺机枪。他万万没想到八路会摸进来,因为前方正在战斗,八路自己还顾不住自己,怎么这个时候会来?

赛云长王云飞闯进去,对他开了一枪,把他打翻在地,拿起机枪,边骂娘,又对他一梭子,把他打得混身是窟窿。北屋的鬼子听见枪声,想出门看看,不料门被锁住,知道出了事,就去取枪,枪还没拿到手,几颗冒烟的手榴弹从窗户外扔进来,只听轰地一声,屋里鬼子鬼哭狼嚎,发出猪一样的低叹声,屋内顿时乌烟瘴气。

后院墙角的炮楼上,鬼子听见爆炸声,大声用日语说:“怎么回事?”

神枪手王丹凤瞄准他开了一枪,鬼子应声掉下炮楼。

赛云长王云飞端着机枪从窗外对北屋的残余鬼子猛扫一通,把剩余的鬼子消灭。

战士们这才走到弹药库,迅速地放上炸药包,点着引线,跑出大门。只听惊天动地一声响,炸药库飞上了天。爆炸声震动全城。

同时日本司令部、警备队、特务队、保安团等单位都燃起大火,留在城里的少量鬼子慌了手脚,以为八路大部队对城发起**,急忙一方面派人通知山本,一方面倾巢而出,准备抵抗。他们向弹药库扑去,但已经太晚了,抗联战士早已无影无踪。

大火是怎么回事?原来曹如兰他们分头由屋后泼上汽油,点的火。他们正准备撤离,迎面碰见一个鬼子正探头探脑向屋后走来,曹如兰一个飞脚把他踢出三尺开外,摔个仰面朝天,那个鬼子也非等闲之辈,只见他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没等他站稳,她又开了枪,鬼子的眉头被击中,一头栽到地下。鬼子拉响了警报,飞机也在空中盘旋,但像没头苍蝇一样,找不到目标,胡乱向下扫射。半路上,又看见一辆日本军车开来,他们闪身躲到一旁。曹如兰发现车上只有两个鬼子,端着上刺刀的三八大盖,紧靠车箱前板站着。她等车刚过去,一个箭步跳上车,砰砰两枪结束了鬼子性命。驾驶室的鬼子听见枪响,一手握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推开车门往上看,说:“开枪干什么?”

话没落音,被她当头一枪打死。她向战士门一摆手,叫他们跳上车,推下鬼子,然后她走进驾驶室,熟练地发动起来,飞速向城门开去。

神枪手王丹凤他们刚拐过胡同,走上大街,谁知鬼子把出城的路封锁住了,他们在路口架上机枪,对战士“哒哒”一梭子,幸亏战士反映快,又退回胡同。怎么办?他们看到胡同两旁是平房,不太高,这些战士又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手脚并用,没费劲,就上了房。他们窜墙越脊,向城外前进。突然鬼子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哇啦哇啦地叫着向他们开枪。

不得已,他们跳进一个院内,一个老汉看到他们,知道鬼子正追他们,什么也没说,招招手,让他们进了屋,然后从里面插上门。一个鬼子探头探脑走进院子,怀疑地走近门口,支起耳朵听了听,里面没声音,他用刺刀拨开门栓,把双扇门推开,蹑手蹑脚地走进屋。屋里黑洞洞的,没有一点动静,他用刺刀盲目挑着东西,边走边搜索。

突然,膀大腰圆的赛云长王云飞从背后抱住他,一刀扎进他的喉咙。鬼子一声不吭地栽倒地下。

赛云长小声骂道:“奶奶的!老子躲着你,够给你面子了,你却前来找死。”他几次要出去和敌人拼命,都被王丹凤拉住了。抗联战士清楚,此时不能开枪和发出声音,外面鬼子正搜索他们。

老汉说:“你们从后窗户跳出去,是一片菜地,走不远,就是城墙。从城门你们出不去了,只有翻墙过去。沿城墙往西走,有一个豁口,那里城墙低些,你们想法从那里逃吧。”

大家焦急地说:“鬼子的尸体怎么办?被鬼子发现了,会连累你的。”

老汉摆摆手说:“你们别管我,我自有办法。菜地里有个阴井,事过去了,我把他扔进井里。”

战士们跳出窗户,走过菜地,向城墙走去。沿城墙走不远,果然有个墙豁,他们搭**梯,一个一个地爬上去,翻过城墙,向城外跑去。刚上大路走不远,曹如兰开的车赶到,于是他们上了车,飞也似地开走。

沙河的战场上, 敌人想趁天黑,开着快艇向河对面偷偷开来,但被高度警惕的潜伏哨发现,机枪、..一齐开火,把敌人快艇打沉。敌人只好放弃了夜晚的偷袭。天刚蒙蒙亮,敌人又发起大规模的**,几百艘快艇向向河对面**,双方的猛烈枪声、手榴弹声又响起来。突然,敌人的枪声停了,快艇很快拐回去。原来山本接到报告,八路军的大部队正**沙市,弹药库被炸了。

独眼山本焦虑起来,沙市的军队基本上全部出动,沙市成了一座空城。山本的肥猪脸吓得变白了,如果沙市丢了,自己连刨腹自杀的机会恐怕都没有了。他命令部队赶快回去,保卫沙市。部队立即开拔,慌慌张张向沙市跑去。

刘司令脸上露出笑容,他说:“围魏救赵的办法果然灵了,要给参加行动的同志嘉奖。”他站在山岗上,手搭凉棚,向远方望去,自言自语地说:“曹如兰和扬爱珍两个小分队怎么还没回来呢?”

谍报风云

谍报风云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快阅小说
  • 作者:马文

作者笔下营造出的一幕又一幕的精彩画面,让人充分享受到一种极限阅读的快感。真的是令人如痴如醉,大力强推哦!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