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1号重案组之鬼影憧憧

1号重案组之鬼影憧憧

1号重案组之鬼影憧憧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9-27 18:15

评语:情节引人入胜,渲染气氛独特,环环相扣的线索令人耳目一新,无论是文笔,脑洞,剧情,人物等都无懈可击,绝对可以让人看个七八遍。值得推荐!

《1号重案组之鬼影憧憧》是毛德远写的一部精彩悬疑小说,主角江一明吕莹莹。立春之后,长江市的天气一路向暖,开得最早的是桃花和杏花,全市的每个角落都遍布这两种花,所以,到处都是桃花和杏花的倩影,也许有了春风似乎更宠爱桃花,开得比杏花更娇媚。年庞军望着莱山脚下红得像烈火的桃花,在默默地抽烟,他过完年已经65岁了,他是江西上饶乡下的,来长江市捡垃圾长达18年,大女儿嫁人了,儿子也成家立业,连孙子也快大学毕业了。他老伴早年病逝,只剩下他孤身一人,在这座陌生的城市边缘,顽强地生活着。他去年回家过年,过完正月初十就回到长江。虽然,后辈们都劝他不要再干体力活,在家里帮忙种种蔬菜,含饴弄孙,享享清福,但是,他觉得和小辈生活在一起不自由,更放不下堆积在门口的废品,于是早早回来。长江的春天是多风多雨的季节,典型杏花烟雨江南的意境,此刻,白茫茫的浓雾笼罩着莱山山顶,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到处都湿漉漉的。空气中弥漫着水气的味道,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云开雾散,见到蓝天。...本站为大家提供1号重案组之鬼影憧憧小说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

谢流年回到小区时,已经11:18,回家之前,他打电话李子诗,问有没有回家?她说:对不起,我今晚不能回家了,因为她要去西岩市处理一件紧急事件,他们设在西岩市的分公司经理突然携巨款逃跑了。

他听了之后情绪低沉到极点,为什么她总有那么多忙不完的事呢?经理携巨款潜逃,报警就好了,为何要亲自去处理呢?明天去处理不行吗?

他把摩托车停在小区路边,把雨衣脱下,放进箱子里,然后提着两个铝罐回到家里,把保险柜打开,把一些当时很重要、现在没有用的文件清理出来,把铝罐放进保险柜。这个保险柜放在书房里,是他专用的,里面大多数是他以前写的论文,并没有贵重的东西,他的现金放在和李子诗共用的保险柜里。所以,他不用担心李子诗知道他有两个铝罐。

他洗完澡之后,躺在沙发上抽烟,他从来没有抽过烟,此时,他却非常想抽烟。他觉得这样下去生不如死,他宁愿坐牢,或者去死,也不愿意过这种生活,这世界还有什么值得留恋呢?想到这里,他脑子突然钻出一个人:顾菲菲!

顾菲菲是他们科室的护士长,年轻又漂亮。她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特别灵动,像清晨的露珠,两排雪白而整齐的牙齿;两个很深的酒窝,性格温柔内敛,气质非常好。她爱慕他已经五年了。

她的爱是含蓄的,但是,却像火山一样炽热,可惜他是一座冰山,并不能将他融化。她今年32岁了,有许多追求者,但是,她没有一个看得上,她唯一爱的就是他。所以,她一直在等待他和李子诗离婚,或者变故。

但是,谢流年很明确地告诉她:你哪怕用一辈子去等待我,我也不会和李子诗离婚,你不要误了自己的青春。可是她根本听不进去,也许这就是爱情的伟大之处吧?

一天夜里,他和她值班,她去外面买来他最爱吃土鸡煲汤,吃完之后,他真心对她说谢谢。当时值班室只有他俩,他闻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体3,因为她和他紧挨着坐在值班室的chuang上,她含情脉脉地望着他。

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有点心旌摇荡,有一种想把楚楚可怜的她抱在怀里的冲动。他知道,他们的关系只差一个拥抱,一次亲吻,但是,他想起了李子诗,他强忍着压抑的冲动,他劝她去睡一会儿。

他看着她黯然神伤的背影离去,感到自己太冷漠无情。关上门之后,他把耳朵贴在门上谛听,他听到了她在门外哭泣,不知道为什么,他也哭了,但是,他不能开门去劝她,否则,她肯定会扑到他怀里来,如果那样的话,他肯定做不到坐怀不乱。

他在门里站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她的抽泣声消失之后,他才躺到chuang上去睡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整夜都很兴奋,完全没有睡意。他觉得奇怪:难道她在鸡汤加入伟哥?或者毒品?

想到这里,他吓一跳,他拿出一个试管,上厕所时,把自己的尿液装进试管,第二天,把尿液拿去化验,果然化验出艾万可的成分。这让他既心酸又甜蜜,像打翻的调味瓶,五味杂陈。爱一个人而得不到他,是件多么痛苦的事!他觉得这一辈子唯一对不起的人是顾菲菲。

在这个下着冷雨的深夜里,她睡觉了吗?如果没有睡觉,她在干吗?他忽然非常想给她打电话,这次绝对不是伟哥的作用,而是内心深处的呼唤,到了这种生死未卜的时刻,必须听从心灵的召唤。

他看了一下手表,已经过了12点,但是,他毅然调出顾菲菲的电话拨打出去,一拨就通了,只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接通了:“菲菲,你睡觉了吗?”

那头传来了微微兴奋的声音:“没有,在看书呢。”

“我想你了,你能不能出来吃点东西?”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话。

“真的吗?——要不,你来我家,我煮给你吃?还是去外面吃?”她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拿手机的手微微发抖,生怕自己说错话,被他拒绝。

“去黄金海岸吃夜宵吧,只有我一个人,有些事想和你聊一聊。”

“好,我马上开车去接你,你在你家楼下等我,不要让我失望哦。”

“好,一定!”他扪心自问:我这样做是不是很自私?但是,他可能不久就会像流星般陨落,这样做能给她温暖,同时给自己温暖,没什么对与错。

“你喝酒了吗?”她担心他喝醉了,所以才会说出想她的话。

“没有,我滴酒未沾。正想喝醉一次呢。”

“好,今夜陪你一醉方休!”其实她已经躺下了,在读《飘》,她几乎用所有的业余时间来读古今中外文学名着,以此消磨绚丽的青春。

一会儿,她开着广本车来到白云小区,她看见谢流年穿着一套亮蓝色的西装站在路边,在车灯的照耀,玉树临风般地站着,这个挺拔的身影曾经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中!

他看见她的车了,他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车边,她伸手推开副驾驶室的门,好让他坐上来,他上车之后,感谢地点点头,他的脸上没有微笑,这不是她所期待的表情,但是她仍然很开心。

黄金海岸是一条美食街,位于前江南岸,那里有五十多个餐馆,专门做晚餐和夜宵生意,所有餐馆通宵达旦营业,是夜猫子们的好去处。

他俩在一家名为食为天的餐馆门前坐下,因为老板搭有雨蓬,所以,不用担心被雨淋湿。她问他要吃什么?他说:你懂得。

她知道他爱吃青菜和海鲜,但是,为了不自作主张,她还是很客气地询问他,被他这样一说,她觉得和他有默契,心似乎靠近了许多。

她点了三道炒青菜,一斤淡水虾,一斤毛蟹,一条清蒸鲈鱼。叫来了两瓶波尔多AOC红酒,菜上来之后,谢流年叫服务员把两瓶红酒打开。红酒开瓶之后,他们边吃菜边喝酒。

谢流年极少喝酒,酒量不好,如果一瓶喝下来,肯定是要醉的。顾菲菲酒量比较好,她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喝一杯红酒,以保持容颜不老,所以,酒量中等,但是最多只能喝一瓶。

“谢主任,今天怎么有空出来喝酒?”她举起酒杯敬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好像掉了魂似的,心里空虚得要命。唉……”他深深地叹一口气,和她碰杯之后,一口喝下了半杯红酒。

“别喝那么急,会醉的。嫂子呢?”

“出差去了,说有急事,我们喝酒,别提她。”他把剩下的酒喝完。

“好吧,喝,我说过陪你一醉方休的。”她把杯中的酒喝光,然后给谢流年倒酒,倒了半杯之后,再给自己倒上半杯。

“谢主任,可以把你的心事向我诉说吗?”

“以后别叫我谢主任,叫我谢哥吧,我讨厌别人叫主任。”他怔怔地看着她,她报以柔情似水的目光,既温情又关切。

“好吧,谢哥……我盼望你能对诉说你的苦恼,如果你信任我的话。听陈副主任说,你最近心神不定,犯了个小错误,被刘院长放长假,是不是因为这个对你产生影响?”

“别听那个狗屁的陈副主任的,是我自己想放假,所以,故意犯个小错误,这也是我今晚约你出来的原因之一,这事等一会儿再说吧。”

“哦,那么第二件事是什么?”

“我想劝你找个好男人嫁了,你真的没必要对我如此痴心,看见你的青春一天天褪色,我心里很难受,你知道吗?你的爱对我来说是一种负担,不是幸福和甜蜜!”

“我爱你,与你何干?”她委屈中带着怨气。

“你爱别人才与我无关!”他举起酒杯一干而尽。

“你过你的生活,我从来没奢求你给我婚姻,我绝不会破坏你的家庭,你就当我是隐形人吧。”

“不,你应该把我当作隐形人,因为,今宵一别,可能永无相见之时……”他又喝下一杯酒,他浑身开始发热,头有点痛,一瓶红酒已经被他喝了大半。

“我不想和你聊这个话题,我觉得自己这样过很好,孤独其实很好,可以一个人清欢,可以静静地想你……如果我感到空虚寂寞,我会去找男朋友的。”对于他的不理解,她感到一丝悲哀,但是,她绝不后悔。

他不想说话,依然呆呆地盯着她,好像她是下凡的仙女,从来没有看见过似的。她从他的眼神看出了他的炽热和渴望,这也是她非常想要的,她不是圣女,不是柏拉图式的恋爱,像所有男人和女人的观点一样:爱需要上*验证,可惜的是现代人上*N次,也无法验证。

“我们别喝了,找一个地方醒酒吧?”她那瓶酒差不多喝光了。

“好,走吧。”他指着不远的临江宾馆说。

她要买单,但被他骂几句,然后,由他买单走了。她喜欢这样被他骂着,只有亲密的人才会被他骂,因为,他极少开口骂人,她和他共事将近八年,从未听过他骂人。

他的步履蹒跚,东摇西歪,为了防止他摔倒,她把他的胳膊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右手扶着他的腰,慢慢向前走去。虽然前路风雨如晦,春寒料峭,但是,她觉得繁花似锦,灯火辉煌。

他俩在临江宾馆开了一个房。一进门,他就急不可待地把她抱到chuang上,?光了她的衣服,尽情地畅饮起来。突如其来的幸福巨浪把她淹没了,她没有能力反抗,也无须拒绝,今晚的一切在她的脑海里已经上演过几千次。

他像疯了一样,一次次把她推上浪尖,她的骨头都快酥麻了,心像涨满风的帆,全速向彼岸前进……直到他再无力掌握船舵时,才安静下来。她躺在他的身边,拿出chuang头柜上的抽纸,为他擦去满身的汗水。

他怜爱地把她揽在怀里,手抚摸着她光滑细腻的背:“对不起,我太自私了,我不应该这样对你。”

“不,这是我最想要的,也是我最愿意做的,你不要说对不起。不管未来会如何,我绝不后悔,而且会永远铭记这一刻。”

“好吧。我会报答你的。”他拿出两张银行卡,交给顾菲菲,“这两张卡各有40万元,密码是我的生日,你知道的,请收下吧。”

她惊呆了,想不到他竟然会这样,她无比愤怒地望着他,厉声说:“我不是拿来卖的,如果拿来卖,我要求你给我一千万!”

“对不起,你听我说完好不好?”

“不,我什么都不想听!”她突然掀开被子,飞快地穿上衣服,想跑出房间,但是,被谢流年一把抓住,紧紧地抱在怀里。

“菲菲,你冷静一点好吗?我真的不是想伤害你,也不是想把你当作商品,我给你其中的40万,是想叫你以捐赠的方式,交给被我故意开刀切除良性肿瘤的农民汪青树;另外一张卡,我请求你帮忙我保存,如果哪天我不在了,你看到这张有我汗水的卡,会想念我……”

“两件事我可以帮你做到,可是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她稍稍抬起头来望着他。

他眼泪奔涌而出,无声地摇摇头,似乎有撕心裂肺的痛苦。她见状,心也跟着碎了:“冤家,你到底出了什么事?说出来,我和你一起承担,哪怕要*替你去死,我也会勇往直前!”

“我根本没有权力享受你的爱……”

“别打岔,我问你出了什么事?”她眼里泪水汪汪,像个小孩对大人一样想刨根问底。

“我得了绝症,无可救药的绝症。”他只能撒谎。

“什么绝症?”

“白血病晚期。”

“不,绝对不可能,你没有任何征兆,何况你每年都体检两次,即使得白血病,也不能是晚期,你别吓唬我,我是护士长,这点我完全能看得出来。”

他摇摇头,不想再解释:“没过多久,你就会知道的,我现在非常累,想睡觉,你可以留下来陪我睡一晚吗?”

她含泪点头,拉着他着手,让他再次把衣服?光。她双手抱着他的脖子,依偎着他躺下。这时已经凌晨三点了,他真的累坏了,一会儿便在她的怀里沉沉睡去。但是,她却无法入睡。

他今天所有事情都太反常了,根本不是正常的状态。她不相信他得白血病,她猜可能是出了其他很严重的事情,甚至关乎他的生死,只是他不想让她担心,所以,不肯告诉她,也许今晚是诀别?

如果真是诀别,如何才能找到他呢?她忽然想起用微信可以定位他的手机,于是,她悄悄地爬起来,走到他旁边的chuang头柜边,拿起他的苹果6手机,因为开机需要指纹解锁,她把他的右拇指摁在解锁键上,手机被打开了。

她用微信向他的手机发出位置共享,他的微信收到信号之后,她点击同意,这样,不管他走到哪里,她都知道他的位置。为了不让他发现,她把共享位置的信息隐藏起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才躺下来,因为这是毕生的第一次狂欢,她也非常累,一会儿也睡着了。

当她醒来时,发现他已经不在了,她以为他去洗澡了,她起chuang走到浴室门口观察,门是关着的,她轻轻敲几下门,没人回应,便推开门走进去,里面空无一人,他不辞而别了。

chuang头柜上放着两张银行卡,她打开手机的微信,看到了他的留言:菲,我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请收下我的银行卡,你一定要完成我的心愿,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娶你为妻,与你白头偕老。最后一次吻你!

她心急如焚,立即打电话给他,但是没有人接。他的手机没有关,位置显示是三都湾。她赶紧穿上衣服,跑到昨晚吃夜宵的食为天餐馆,把车门打开钻进去,启动车子,向三都湾奔去。

半小时之后,她来到了三都湾,因为下雨,沙滩上没有一个人,只见不远处的三座小山挺立在那里,好像在议论着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下。

她沿着谢流年手机方向跑去,一直跑到一座悬崖上,才看见他站在风雨中,望着茫茫的大海,似乎冲着大海在呼喊。她听不见他在喊什么,但是,从他的身体语言中可以判断出他痛不欲生。

他的脚下是百米悬崖,他就站在悬崖边,她判断他想自杀,她心如刀割,甩掉手中的雨伞,疯一般地向他跑去,三分钟之后,她跑到他身边,他没有发现她到来。

突然,他展开双臂想跳下去,她奋力往他身上猛扑,他猝不及防,被她扑倒在地上,他惊讶地看着她大声叫道:“你别拦我,让我去死吧……”他的挣扎着要爬起来,但是,她紧紧抱着他,说要死就一起死!否则,绝不会让他一个人去死!

他被她感动得热泪盈眶,不知如何表达。她使尽洪荒之力,像绳子一样地箍紧他,泪如雨下:“冤家,好死不如赖活,有什么天大的事,我都愿意和你一起承担,即使得了绝症,多活一秒钟就挣一秒钟,何必抛下我和李子诗,奔向那黑暗冰冷的世界呢?”

是啊,多活一秒钟就多挣一秒钟,我为什么要死呢?家里有美丽的妻子,外面有生死与共的情人,有让人羡慕的工作……一切都那么美好,为什么要自取灭亡?不,我要与命运抗争!

如果逃过这一劫,他将好好珍惜眼前人,也许顾菲菲更适合做自己的妻子,虽然她没有李子诗那么风情万种,但是,她五官和身材和李子诗相比毫不逊色。李子诗被他爱着,而他被顾菲菲爱着,自从他杀死吴亦俊之后,他深深领悟到被爱更幸福,而爱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陪我坚强地活下去好吗?如果你走了,我会孤独终老的。”顾菲菲深情地望着他,寒冷的雨在他们眼前落下,俩人都被淋成落汤鸡。他被她无比眷恋的眼神打动了。

他点点头,冰冷的心头涌上一阵暖意。她站起来,紧紧拉着他的手,好像他随时会挣脱她跳进海里一样。

他伸出手指,和她的五指紧扣在一起,向茫茫的风雨走去,远方停着顾菲菲的小车,在车里他们就会被暖气温暖起来,也许一切都会变好,风雨总会有过去的一天吧?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悬疑 惊悚恐怖 都市异能
悬疑
悬疑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悬疑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悬疑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惊悚恐怖
惊悚恐怖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惊悚恐怖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惊悚恐怖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都市异能
都市异能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异能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异能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