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鬼纹身

鬼纹身

鬼纹身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0-30 10:28

评语:每每讲述到精彩之处,总叫人痛快,爽快!,背景之深,非常引人注目,大气好文,必须推荐

鬼纹身,鬼纹身小说阅读。短篇小说鬼纹身由作家费腾裂焰创作,本站提供鬼纹身首发最新章节及章节列表,鬼纹身最新更新尽在笑翻你小说网。每每讲述到精彩之处,总叫人痛快,爽快!,背景之深,非常引人注目,大气好文,必须推荐

精彩章节

“真假的,你看出啥,我咋啥都没看出来!”

“你记不记得,那个玄折子,你刚才摸这个绣袍的时候就没感觉跟那个玄折子材质一样?”

“别说,好像真是,我就想着这没有女人身体怎么能撑起一件衣服的,跟被人穿上之后真的坐着似的,光想这个了!”

“先别管这个,那个玄折子跟这个绣袍材质都不是通俗之物,能巧合一致,我就想到了会不会有同样的作用,就是记录信息?”

“有道理,看不出来啊,你平时很傻缺,关键时刻脑子也不是被水拍了的。”

“滚你,我说正经的,我昨天晚上经历的那些事儿可是跟你说了,都是真真的,这老钟可不是一般的玄乎,你也看到了,就一件绣袍都这么古怪,我没说完呢,我猜这个绣袍该不会也有信息吧,就仔细看了,这衣服上除了花纹就是花纹!”

“你的意思是,信息在花纹里,花纹是个图纸?我看不出来,这,这哪是什么图纸呢!”

鼎瓜这么看那么看地来回走动。

“你看哈,这些花纹都是啥!”

“一些花朵啊,一些枝桠啥的。”

“对,你看看,这些花朵都是啥颜色?”

“你有话麻利说啊,不就是黑色嘛,谁会用黑色的花纹装饰衣服呢,难道是死人?死人都用黑色啊,而且这花都没开,你昨个夜里不是遇到什么尸蜮花了吗,不是什么花骨子吗,难道你说这绣袍上的花纹是尸蜮花的花骨子?”

“都不是,尸蜮花的花骨子就是那个匣子,这个绣袍上的黑色花蕾像不像这座老钟的十二个时辰位置上的黑洞!”

“我了个去!”鼎瓜一个从地上弹起来,紧接着走到老钟跟前。

我也只是联想,这会也跟着鼎瓜走到了老钟跟前,接着我的直接分析,其实要说是分析给鼎瓜听,到不如说是自己跟自己在对话,因为鼎瓜粗的很,又没有经历这座老钟的自始至终很多事情,而我是从画师回去路上,昨个晚上跟死去的光棍叔一起遇到那些,对于这个诡秘物件慢慢有了一直沦陷的直觉。

“你看,这老钟的十二个时辰位置是十二个黑洞对吧,然后是三个鱼刺骨一样的指针,那咱们看看,这件绣袍,花纹都是黑色的花蕾,像极了老钟上的黑洞,然后咱们再看,这些枝桠,为什么都巧合了就是三个枝桠呢!”

“对啊,我懂了,这件绣袍上的花蕾就是老钟黑洞,枝桠就是老钟指针?”

“对,然后,你看,这些花纹都是一组一组的,每一组又是不是十二个花蕾?每一组又是不是三个枝桠?”

“天,天哪,我怎么感觉这绣袍,太,太诡异了!”

“听我说,这个绣袍上应该是记录了一套老钟指针的机关,或者信息!”

“啥,啥意思,你想怎么干,我都听你的!”

“嗨,我怎么感觉自己是顶梁柱,你就是个废物,连点否定的观念都没有!”

“关键是你说的太对了,我能否定个啥?”

“你看哈,这里一共几组花,我们看看这些枝桠指的位置,如果按照每一组花中枝桠指的位置调整一下这个老钟,会发生什么!”

“可是,就没有顺序吗?这些花组,要按照什么顺序,是从肩膀还是,也不对,应该按照啥顺序呢?”

“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把绣袍摊开,按照这个原则顺序,看每一组花,我们按照每一组花枝桠所指的花蕾调整老钟指针,就这么办!”

不知道为啥,我的心突然突突突地跳,就像是一个人抽了奖,直觉自己真的要中,就在兑奖的时候那种感觉,我就想着,好像前前后后的分析,真的太无可挑剔了。

可是也正因为如此,我更加复杂纠结,如果这个绣袍真的用如此诡异的方式记录了一套钟表的指针信息,那么这样隐藏传达的信息背后又是什么?

不管了,先验证一下这个逆天的猜测。

绣袍上的花纹中每一组花的枝桠还真是分出长细,短细,短粗三个样子,刚好跟指针中的三个可以对应起来,于是我就找了从上到下,从左到右这个顺序中的第一组,然后用手拨弄老钟的指针。

拨弄完之后,我们停顿了一会,观察有没有什么变化,没有。

于是又按照第二组的拨弄,这样一组一组的拨弄,最后绣袍上花纹全部都在老钟指针上拨弄了一遍。

可是并没有什么奇迹发生。

要说,这算是好的现象,也算是不好的。

不过,我还是有些遗憾,还有不甘心,因为这一趟动作之后,我越发感觉不会这么简单,应该有门道,只是我们没有找到,因为这个绣袍就在这间屋子,不会随便在这里,而这间屋子又是专门锁着老钟的,那么就一定跟老钟有关系。

而这个绣袍材质跟玄折子一样,还有十二个黑色花蕾跟三个枝桠如此与老钟钟盘布局一样的内容,更加让我肯定绝对有关系的是,这些枝桠,每一组都是跟老钟三个鱼刺骨指针粗细可以找到对应的。

可是,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难道是不该这样对应?

“镜子,会不会是钟门镜子?”鼎瓜挠挠脑袋,蹦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啥玩意,我在想绣袍跟钟面,镜子是干啥的?”

“哎呀,你这会怎么脑子不开窍了,咱们进来的时候,这绣袍不是在钟门镜子前边吗,你这么一圈用手拨弄老钟指针,会不会傻狍了点,这绣袍上是有信息,但应该不是用这种愚笨的方式吧,会不会是跟钟门镜子有关系!”

“靠,有道理,可是,可是这镜子怎么用?”

我只好跟鼎瓜两人一人一头,扯起铺在地上的绣袍,平展着移动到老钟钟门镜子前,实在是不得其中道道,只好就是傻乎乎的在镜子前来回移动。

可是,就在这时候,突然老钟的指针自己移动了!

这屋子多静啊,冷不丁的指针吭哧一动,我跟鼎瓜双双吓的脱了手里的绣袍,随即刚刚移动了的指针又停了。

我揉了揉眼睛,看着鼎瓜,“刚才,这钟指针是动了吧,不是我眼花吧!”

“动了,我都听见声音了,再说你刚才最后一次拨弄的指针应该是指到那里啊,你看,这会不是已经不在那里了吗?”鼎瓜边说边用手指给我,肯定到。

“对,要是眼花,咱也不是耳花,刚才那声音很明显呢!”

“可是为啥这指针突然动了,咱们,咱们刚才做了啥?是咱们做了啥让指针动了?”

“对了,镜子,钟门镜子,是不是咱们刚才把绣袍上边的什么信息在钟门镜子上反馈了!”

为了证明的确是绣袍上的信息跟钟门镜子对照后可以引起老钟指针走动,我跟鼎瓜重新捡起掉在地上的绣袍,摊开,然后继续再来回移动。

妈呀,老钟指针又走动了!

好在这次我跟鼎瓜长出息了,没再激动地掉了绣袍,而是继续这样做下去,紧接着老钟的指针就像是上了发条似得,一点一点,可是这好像也走的跟绣袍上的显示没什么关系呢。

我刚要叹气跟鼎瓜说说。

突然老钟响了。

就像是我们家的钟到了半点,整点要响一样。

我眼快,随即在老钟响的时候看了一下指针时间,“鼎瓜,这个点就是第一组花的指针位置呢,你看!”

我简直是激动到要变性了,这个老钟响了,响的位置刚好就是绣袍上的第一组指针位置,天哪,我从头到尾的分析被验证了。

这些东西之间的确是有维系的,而且这种维系是轻易发觉不了的。

这背后一定有内容,这背后一定是有东西呢,我心里无数个声音在痒,在复杂地躁动。我手里丝毫没有停下跟鼎瓜一起继续在钟门镜子前移动绣袍的动作,我的手几乎因为激动而发抖,鼎瓜一个劲的嘴里嘀咕,太神了,太神奇了,简直是做梦呢,我不是在做梦吧,就是做梦也不会梦到这种诡秘的情节吧!

我脑子里杂七杂八地涌出来很多,就像是过电影一般。

当时突然有人从黄河淤泥中挖出来这老钟,画师作画,半夜从高丽山回去,钟画指针离奇走动,而后等货的看见钟画掉头就走,留下一本诡异的玄折子,折子上离奇不可思议的内容,画师古怪死去,老掌柜的下令谁都不许动这老钟,而后老掌柜的也死去,死前老掌柜酒后一番说,说,说,这老黄河下边啊有个幽灵古沉船,那阴沉木钟可是锁着什么物件不现身,又是什么鬼宫在船上,可千万别动那钟,什么它碎了它碎了它碎了!

老掌柜的话此时此刻一遍一遍的在耳边响起,我们都追问老掌柜,古沉船现身不好吗,没准上头很多宝贝啥的,可是老掌柜的一个劲摇头说,千万动不得那古沉船!

千万不要动那古沉船,千万不要动那老钟!它碎了它碎了它碎了!

碎了,为什么单单是这个词,直觉,不妨听听自己的直觉,一切不要被表象迷惑,我的直觉这一切不会跟我身上的金家鬼泪没有关系!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悬疑 恐怖灵异 惊悚恐怖 异能小说
悬疑
悬疑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悬疑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悬疑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恐怖灵异
恐怖灵异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恐怖灵异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恐怖灵异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惊悚恐怖
惊悚恐怖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惊悚恐怖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惊悚恐怖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异能小说
异能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异能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异能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