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王妃的智慧

王妃的智慧

王妃的智慧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1-01 15:42

评语:这本书写的可以说是很好了,情节构思巧妙,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非常难得的好文,值得阅读,大力推荐。

王妃的智慧主角是单于若灵玉,文章内容写的很是精彩,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绝对是一本难得的好文章。无端的穿越,成了汉朝的公主,然而却要被迫和亲。不明所以的她被自己的贴身丫鬟对换了身份,以婢女的身份来到匈奴。邂逅柔情似水的王爷和冷血绝情的暴君。一次酒后乱言,暴君得知她是公主的真相,决定报复她。而她因代嫁丫鬟的死决心嫁给暴君,查出真相。在相处中,两人相爱,她为暴君解决了不少国家难题……然而幸福并不长久,战乱迫使两人分开,等他找到她时,她已经忘却了之前的种种……

精彩章节

“爱是个有你才完美的故事”我边走着边哼着歌曲,今天心情好像格外的好唉,看什么都很顺眼。

“你终于回来了。”是拉沙贝尼达,不过我今天心情好,我看她也挺漂亮的,只是老了点而已。

“是,阿大,我回来了。”这里的宫女都是这么称呼她的,我想大概是一种尊称吧。

“你把这碗汤给新阏氏送过去。”说着递给我一碗汤,什么,让我伺候她,少做梦了,她不知恩图报就算了,还挤兑我,还敢跟玉儿抢单于,“要去你自己去,我忙着呢。”说着将汤还给她了。

“放肆,你个小丫头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吗?”她将汤放在一边,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太过分了吧,她是什么东西啊,凭什么打我呀。

“啪。”我还没有动手,她就已经挨了一巴掌,是玉儿,“你才放肆,玉儿是我的人,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使唤她,你一个下人以后对她尊重点,见了她就像见了我一般。”

“是,大阏氏。”看得出来,她很生气,但毕竟是阏氏在训话,她也不敢顶嘴,说完她端着汤准备走。

“等等。”阏氏拦住了她,看了看她手中的汤,拿了过来,将汤倒在了地上:“你去告诉她,别以为单于现在宠她就可以不将我放在眼里,毕竟我才是大阏氏,她一个下人的身份能得到单于的宠幸,让她知足吧,再怎么样我也是汉朝的公主,单于为了国家的利益也不敢冷落了我,让她不要太嚣张了。”

“是是。”老大大听了话赶紧退了下去。

“阏氏,对不起,是我不该将她带回来的,不该让你照顾我,使她钻了空子。”我感到万分的自责,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不管你的事,我只是觉得尹原甜来历不明,会不会危害到单于。”这个单于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竟然让玉儿这样为他担忧,我知道玉儿算是彻底的爱上单于了,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对尹原甜的嫉妒与恨。

“若灵玉,原来你在这里呀,我找你好久了。”

我一个人坐在池塘边发呆,听到声音我抬头一看是尹原默:“是你呀,你找我有事吗?”

“也没有什么事,这个送给你。”说着递给我一把剑,“我看你的剑舞的挺好的,特意为你铸了一把送给你。”

我接过剑一看,好精致的一把剑呀,金黄色的剑鞘,还有粉红色的剑穗,拿在手里有一定的重量,我拔出剑,剑身上一边刻着龙,一边刻着凤,“好漂亮呀,我好喜欢。”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喜欢就好,我还怕你不喜欢呢。”

“怎么会呢,我很喜欢呀,谢谢你呀。”说着就拿着剑耍了一小段,他在旁边一边看一边鼓掌。

我将剑放回剑鞘里,“谢谢你呀,重量也刚好合适。”

“我马上就要去打仗了。”他对我说道。

“你也要去打仗?”会是和左贤王**一起去吗?

“是的,我妹妹在单于面前推荐了我,单于命我为左先锋,过两天就和王爷一起去边境了。”

我若有所思:“你说的王爷的左贤王吗?”

“是呀,你认识他吗?”

我没有说话,笑了笑便向他道别了。

不行,我得在他身边看着他,不然他也像单于那样在外面取个老婆,我的王妃梦不就泡汤了,打仗的都是男人,应该没有女人吧,那也不行,要是看上邻国的什么公主了怎么办?我得想办法跟他一起去边境

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我没有和任何人说,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独自跟着他们后边。怎么感觉自己像做贼似的,偷偷摸摸的,这种感觉好不爽呀。

自从决定要跟着他去打仗后,我一直苦练马技,虽然骑马的技术也不是那样的号,但至少不会从马上掉下去了。

这还真不是一般人过的日子,风餐露宿的,身上带的干粮和水也已经差补不多快吃喝完了,还好他们已经安营扎寨了,他们修顿了一天,免战牌高挂,第二天两队人马列阵相抗着,我骑匹马老远的观看这边的战况,他们首先派了几个战将打了几个轮回,不一会两队人马就打成了一片。这么多人,我怎么找我的均骥乎呀,我骑马上前去,近点才看得清楚嘛,两队人马打得难舍难分,我在人群中穿梭,他们看到我了也没有怎么理会我,大概我是个女人吧,所以我在战场行动还是挺方便的。

看到了,那个骑着高头大马的不就是均骥乎王爷吗?我很兴奋地跑过去:“王爷,王爷。”

他看到我了,很吃惊的眼神中还带着愤怒。“小心。”他策马过来用手中的长矛挡住了对方的兵器,我想我是已经泄露我是这边的人,所以对方的人马不断的袭击我。我拔出剑,左挡右挡,尽量的不去伤害他们,因为我们在练武术的时候,老师一再强调我们要有武德,能不动手就不要动手,非动手不可的情况下也只能点到为止。所以我处处留情,均骥乎的长矛一直在我的身边舞动着,我知道他想保护我,突然对方的一位将领一刀砍来,均骥乎没有顾忌自己,还在保护着我,他的胳膊受了伤了,差点没有从马上摔下来。

我见势上前刺了对方一剑,他躲了过去,我知道我的手下留情不会换来的结束,战场有人活着就必定有人牺牲,残酷的是不能讲情面的,不是我死就是你亡,我愤怒了,拿起剑不停地向对方刺去,他可能也没有想到我会如此愤怒,被我的气势给吓到了,他在马上,我骑马的技术又不好,这么打下去我是不占优势的。对了,马,我拿剑对着他的马肚子刺了下去,他的马儿拼命地向前奔去,他控制了好半天才将马儿稳住,转过头对我们说:“今日就到此为止,明天再来讨战。”说着鸣金收兵了。

均骥乎回到军营了,看样子他好像很生气,右先锋呼鲁吉命令军医给他包扎了伤口。

呼鲁吉看了我一眼:“军营中哪来的女人胡闹,来人呀,拖下去乱棍打死。”

“等一下,右先锋,他是大阏氏的身边的婢女,你杀了她,恐怕不好对大阏氏交代吧。”尹原默站了出来。

“军营重地,岂能容得下一个女人,军令如山,大阏氏要怪罪的话,由我来负责,拖下去。”呼鲁吉毫不留情的说着。

“右先锋,你要杀她我没有意见。”什么,均骥乎你说的是人话吗?不救我也就算了,你还帮着别人要杀我,我真连死的心都有了,我还不是为了你才来这个地方的,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呀。

“但是,她不仅仅的大阏氏的婢女,她还是大汉陪嫁过来的丫头,杀了她倒不要紧,要是惹怒了大汉,他们和邻国联手起来,我就不敢保证单于还能让你活着来打这场战。”他不紧不慢的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真的想杀我呢。

呼鲁吉顿了一下,“难道就这么饶恕她了吗?她差点害死元帅,差点害得我们吃败仗,这个罪怎么算?”

“我将功补过还不行吗?明天我就出战,不打胜战回来随你们怎么处置。”这么点小事还这么喋喋不休的,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

“不行,我们匈奴从来就不需要女人来打仗的,被别人听到了还笑话我们匈奴没有人。”呼鲁吉一直不肯放过我,怎么会这么死板呀,圆滑一点不行呀。

“来人,拖出去杖责四十军棍。”均骥乎喊了一句,我的**悲剧了。

哎哟,**好痛呀,肯定开花了呀,连躺都不能躺,我只好趴在chuang上。

“若灵玉,我可以进来吗?”是尹原默的声音,我赶紧拿了被子将**盖住:“进来吧。”

他进来了,还带了一瓶药进来了:“这个给你,你涂上去就不会那么痛了。”

我没有动,趴在那里想睡觉。

“这个地方很危险的,你还是快点回去吧。”我还是没有理他。

他看了看我,以为我睡着了,没有说话,出去了。

说实话我很生气,我生气的不是挨了这四十军棍,而是我从挨了军棍到现在这么久了,别人都知道来看我,为什么他不来看我?

我一直趴在那里,连晚饭都没有吃,我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难道又是尹原默来了,我又假装睡着了,脚步声近了,我感觉他在chuang边坐了下来:“傻丫头,为什么这么任性,不知道战场很危险的吗?万一你有个好歹,我怎么跟阏氏交代,打你并不是我本意,但是不打你又难以服众,希望你能明白。”是均骥乎的声音,我动了一下。

“你醒啦,身上的伤好点了没有。”他关心的问道。

“不要跟我讲话,我还在生你的气。”我趴在那里将头摆向里面。

“不管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我明天会派人送你回去的。”

我听到这句话,一个轱辘的爬起来,我拉着他的手不停的晃动:“我求求你了,不要送我回去好不好?我不再捣乱了,我就乖乖的呆在军营里,不给你添麻烦,你不要送我回去。”

“不行,你在这里我没有办法安心的打仗,还有呼鲁吉有点针对你,我怕他对你不利。”

“不会的不会的,我不惹祸,不给他抓把柄他不敢把我怎么样的,你就让我留下来吧。”说着我便挤出了几滴眼泪,不是说对付男人一哭二闹三上吊很有效的吗?

我看的出来他的眼睛里还是有几分怜惜的,一个英雄威武的大元帅也是有柔情似水的时候:“那好吧,你就留在这里,但是你不许到处乱跑,不许去战场。”

“恩恩,我会的好好听话的。”我就知道他舍不得赶我走的。

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看到均骥乎,一个人呆在军营里着实闷得慌,我想去看看均骥乎,我出了军营便偷偷摸摸的朝着元帅营走去,我走近了元帅营,刚准备进去就听见里面传出了说话声。

“我军已经连续几次失利了,军心混乱,这样下去恐怕坚持不了多久,还有军中的粮草也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这是呼鲁吉的声音。

难怪好几天没有看到均骥乎了,原来他一门心思的打仗去了,这么久都没有去看我,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打了败仗。

“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为什么敌军总能知晓我们的动向,我们还未出兵他们就已经先发制人了。”均骥乎说。

“元帅,你的意思是怀疑军中有内奸。”尹原默问道。

“我也不是很确定,只是凭感觉而已,也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啪”拍桌子的声音:“要是让我知道了谁是内奸,我将他生吞活剥咯。”是呼鲁吉说的。

我在帐外被拍桌子的声音吓了一跳,我把帐篷动了一下,“谁。”一把刀直逼我而来,停在了我的脖子上,尹原默看见了是我,将刀放下去:“你怎么在这里?”

“是谁?把他带进来。”均骥乎喊道。

我和尹原默一起进了去。均骥乎看到我很吃惊:“你在外面干什么?”

“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我解释道。

“看他?说,你是来看他的还是来偷取军中机密的?”呼鲁吉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很愤怒地说。

“没有,我真的是来看他的。”我吓死了,这个坏蛋会不会真的一刀把我给了结了,本来就对我有芥蒂。

“我看你就是来偷取军中情报的,我说我们为什么屡战屡败,原来是你这个细作在捣鬼,看我不杀了你。”说着就要动刀。

“慢着。”均骥乎和尹原默同时喊了出来。

“右先锋,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不要冤枉了无辜。”尹原默说道。

“是呀,她一届女流应该不会是细作的。”均骥乎也替我解释道。

“宁可错杀一百也不要放过一个,今天我就杀了她祭旗,鼓舞士气。”

“等等,为了证明我不是细作,我有一计,不知道你们远不愿意听。”我可不能让我就这么死掉啦,再这么样你也得让我穿回去呀。还不知道死了之后是不是就可以穿回去了,但我可不想冒那个险!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宠文 穿越 古言小说
宠文
宠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宠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宠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穿越
穿越

笑翻你小说阅读网为大家分类归纳了穿越类小说,通过穿越这个标签,可以方便广大读友们快速找到自己喜欢看的小说类型,喜欢看穿越类小说的朋友不要错过了,这里有最新热门的穿越小说,赶快来阅读体验吧!

查看更多>
古言小说
古言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古言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古言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